南溪青竹

默默无闻小透明(╯3╰)

月明风清酒茶盏
夜雨濛濛续续杯
秋风瑟瑟满江月
轻舟泛开层层澜
忽闻烟雨红尘中
曲殇竹笛杳杳然
感时伤怀故人来
泊船踏岸切切寻
两步三却无影踪
暗生同情幽幽愁
扬旌沙场破重围
独领千骑煞煞归
雨歇雾散月清朗
惊觉梦景虚虚然
朝思暮念君归来
却见残甲白骨哀
自知天道不得行
两行清泪湿衣衫

(ps 随便写写的打油诗 没有按照诗词要求纯属有感而发 不喜勿喷哈)

主人公在夜雨朦胧的江上乘舟赏月,忽闻笛声感伤战事,顿生同感仿佛看到心中的他,便匆匆去寻,结果却并无踪迹,失落地回到船上迷迷糊糊在梦中看到他扬旌沙场时的飒爽英姿,不由惊醒他早已不在身边,当初朝朝暮暮想念的他得知消息却已经成了白骨,自知天道轮回不复生,不禁泪流满面。

苍花(人物出自伊吹鸡腿子漫画~)

早晨,“小燕,你看你看,下雪了呢!”芃芃踮起脚尖伸出手,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嗯,小心着凉了。”虽是应着可燕麟的眼睛却没有离开过手里的地图。小芃芃心里有些不舒服但也知道燕麟身为雁门关大将军为了作战沙场着实忙得很,也就自顾自的在院子里玩雪,“小燕,万花谷很少下雪呢。”这话似是说给燕麟听又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傍晚,燕麟看到桌旁那一堆看了一天还没看完的谏书,皱了皱眉头,揉揉太阳穴,心想:一群舞刀弄枪的哪来那么多要谏的东西。想到那小只还在外面,无奈地走到院子里却不见那小小的身影,正在燕麟匆匆忙忙披上外衣准备出去找芃芃时,发现院子后面的腊梅下有个小不点正睡得云里雾里。燕麟松了一口气,脱下背上的披风盖在那一小只的身上,将小不点抱回自己的卧房,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这一生与沙场和冷兵相伴的将军原来笑起来也像春风一样暖。
“嗯……”小芃芃睡醒揉揉眼睛,伸了个懒腰,发现身上多了一件黑色披风,自己也躺在燕麟的床上。跳下床,芃芃打开窗户,外面静悄悄的已是深夜了,“雪停了呢。”芃芃喃喃道,声音里透着几分失落。“醒了。”低低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芃芃转头看到燕麟就扑了上去,“嘿嘿小燕,可算能抱抱你啦!这回你总算没有谏书要看了。”小芃芃在燕麟怀里笑得像个孩子。(虽然本来就是//∇//)“闭上眼睛我带你去个地方。”“好~”不得不说,燕麟身为雁门关大统领,轻功还是没话说的,不过盏茶之余就到了纯阳的雪竹林。“到了,睁眼看看。”芃芃放下遮住眼睛的手,眼前的景象让她惊讶的说不出话。天空飘着小雪,地上白雪皑皑,一眼望去,竹林的青岩石的苍配上雪的白,还附着旁边仙鹤的扑翅,此情此景说是仙境也不为过。“你说想看雪,纯阳的雪景可是天下第一,寻思着就带你来了。”芃芃没说话,牵起燕麟的手,往前慢慢走着,这回燕麟倒是愣了愣。“小燕,你知道为什么我喜欢雪吗。”“因为万花谷很少下雪?”“不,因为,下雪了,我才能一不小心就和你走到白头。”燕麟停下脚步,芃芃转身看他,“怎么啦……”燕麟嘴角扬起弧度,单膝跪下将芃芃抱起来,“小傻瓜,不下雪,也可以一起走到白头。”

        难得花儿爷得空在家休息,和黑瞎子喝茶聊天。聊着聊着瞎子提议回忆童年要玩儿时的游戏。小花“你想到玩什么了”瞎子“玩盲人摸象怎么样”花“怎么玩”瞎“你闭眼来摸我,摸到就算赢,范围就在这个房间”花儿想着也没什么事做就同意了,于是闭上眼去摸瞎子,谁知摸了半天都没影。
       睁开眼,发现黑瞎子一脸痞笑倒挂在吊灯上。花微怒“死瞎子你这是什么意思”瞎子反手勾起花儿的下巴就吻了下去,在花儿微愣的反应下轻声呢喃“媳妇难道忘记今天是我们在一起第一百天吗”话音刚落就稳稳落地笑着把花儿按在身下“纪念一下么”花“这大白天你..想..想干嘛..唔..唔..”

        吴邪看到黑瞎子和小花整日打打闹闹感情却还是一直这么好,不禁又羡慕又烦恼。羡慕的是小花和黑瞎子的日子有情有趣,烦恼的是自家小哥不解风情。一晃,吴邪生日到了,小花和黑瞎子因为堂口有事来不了,这样一来就只剩下小哥和吴邪两个人了,吴邪就想晚上和小哥吃顿家常菜就好了。
       谁知道整个下午都没看见小哥,这倒是急坏了吴邪,本来这闷油瓶就是地上生活九级残障,要是又消失了吴邪这下半辈子也别过了。想着正准备出去找,却听见有人敲门。吴邪开门一看居然是警察,后面站在一件蓝衣衫帽的闷油瓶面无表情。
       警察“这位年轻人说不记得回家的路了”吴邪谢过警察后将张起灵拉进家中。小哥“吴邪,我...."没等小哥说完吴邪就炸毛了“你去哪儿了!知不知道你急死我了!要是你又消失了,我怎么办啊!”待吴邪吼完,小哥将手中包装精美的蛋糕放在桌上“吴邪,对不起。”
       吴邪看到这幕,鼻子一酸,别开头不再看他。小哥上前,抱住吴邪“吴邪,我不懂浪漫也不知道情趣,但是我知道你的生日,我也不会再离开你了。”吴邪伸手,紧紧抱住张起灵,泪水像决了堤。

一袭白衣的少年独自坐在河边喝酒望月,嘴边带着苦笑喃喃道“今天是你成亲的日子,假如当初我跟你走,便不会有今朝了”说罢无奈地摇摇头。一双修长好看的手环过少年腰间,低低悦耳的男声在耳边响起“那现在让你跟我走,答应吗”少年微愣转头看到一身红衣的他,嘴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好”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他凭借自己的智谋攻下他的江山社稷,坐上本属于他的一把龙椅。国破,当晚,他将当下的一国之君压在身下,在他耳边轻声道:江山给你,你归我。

他是风光无限的朝廷第一名将。而他只是一个小小的白丁。他对他说,待我此仗归来便于你长厢厮守。他笑却不应,深知其中有许多不可能,但心中却是欣喜的。三年后,他马背上凯旋而归但身后却多了位美丽的女子。他见到此景,默不作声地离开,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奈何他疯一样地找也找不到影。他不知,那位女子是敌国被俘的公主。

“找!给朕找!找不到就别来见朕!”皇位上的男子面色铁青。“陛下,臣等已经找到将军了。”侍卫小心翼翼地开口生怕下一秒脑袋就搬家了。“那为何不带人回来!”“将军说若是陛下执意要纳妃那他就不回来了。”“好!那朕就不纳了!”话音刚落,殿外传来一男声还带着些许笑意“陛下,臣回来了。”

他,赫赫有名的大将军,唯独喜欢樱花。据说,那年,他为君王打下江山,凯旋而归回府之时,发现府中无一活口,连最爱的那个男人也难逃此劫。唯一留下的,只有后院开得甚好的樱花林,男人生前一心栽培的。后来,他横抱起男人的尸首,消失在那片粉樱中,再未出现。{再也无缘看见,山外花开满天。}

一对对的都是官(tao)配(lu)
PS:水印为微博名,欢迎喜欢的小伙伴加关注哟哟哟~⊙ω⊙